月歌始隼!!!不拆不逆!!!!♡
全职叶黄&周江&喻王喻
BC迪青
零轨兰罗
闪轨尤西马奇&库里
歌王子吃寝室组XDDDDD
 
 

【叶黄】最后的战役


OOCx3

受标题刺激的突发脑洞,最后好像偏了……?



——



魏琛带来了一个少年。

“叶修啊我这过来开几天会,你帮我带几天少天。”

然后风一样的魏琛扔下黄少天就跑了。

还没来得及伸出尔康手的叶修带着黄少天回家了。

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就像带叶秋那样带黄少天,他把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甚至包括魏琛提供的黄少天兴趣爱好全都算进去,做好万全准备后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一件事。

烦。

很烦。

非常烦。

“哎哎哎叶修叶修叶修这花谁种的啊!”

“我靠这游戏这么贵你都有,啧啧啧打土豪分财产!”

“那本书是什么我也要看!给我看!给我看!”

叶修抹了把脸,把书合上,然后抽出黄少天说的土豪游戏。

“pk,赢了我就把书给你看,输了你就给哥安静一点。”

黄少天迅速建了一个叫夜雨声烦的角色,之后角色迅速扑街。

“哟,不错嘛,能在哥手下撑一分钟,值得表扬。”

黄少天扁扁嘴,在叶修转身后送了两个中指给他,之后操作着游戏角色到处和别人联网pk。

在夜雨声烦十八连胜后,黄少天屁颠屁颠的跑去找了叶修。

“叶修叶修叶修过来过来pkpkpkpkpkpkpk!!!”

叶修合上书:“再输你就给我安静一天。”

“切切切谁输还不一定呢!”

夜雨声烦继续扑街。

叶修盯着挂在悬崖上那棵树上灰色的夜雨声烦,突然说“如果这是真正的战场,算你幸运。”

“……啊?”黄少天没反应过来。

“小话唠你慢慢练,我看书去了。”

就这么过去了五天,每当黄少天连胜后找叶修,叶修总是以安静为条件深深地挫败了黄少天的气势。

第六天,魏琛来接黄少天了。

黄少天收拾好行李,看见魏琛在和叶修谈事,就一个人继续玩游戏。

“少天,该回去了。”

“马上马上马上!等我打完这局!”

打完这局游戏,黄少天恋恋不舍的盯着夜雨声烦看了好长时间。

然后叶修就把游戏卡带送给了黄少天:“下次见面记得还我。”



脱下军服,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

四年前,各地的小范围武装冲突发生率迅速上升,一年后,本就不太友好的两国因为无人区的小纷争而正式开战,健康的成年人可以应征入伍。

刚刚成年的黄少天也在应征入伍的行列,因为黄少天死活不肯去中心城区继续过普通人的生活,为了保证黄少天不受军部的人欺负,魏琛顺手把他拉进了自己的独立部队。

“少天,明天放一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黄少天把冰雨慢慢归入剑鞘,又把剑鞘擦了一遍,这才回应:“好的我知道了!队长我能不能约架啊!”

喻文州点点头,黄少天乐颠颠的回屋约架去了。

登陆游戏,拉开好友列表后黄少天立刻朝着一个亮起的头像砸文字泡。

没想到对方迅速回应,直接把房间号和密码发了过来。

一进房间,黄少天就扯开了嗓子:“老叶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是迫不及待想要跪倒在本剑圣的身下了吗!”

“这不是看咱们剑圣大大最近带兵胜仗太多,来挫挫锐气。”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

“我靠!老叶你?!pkpkpkpkpkpkpkpk!!!”

然后他看见了一条提示:

「玩家 君莫笑 邀请玩家 夜雨声烦 加入队伍」

黄少天迟疑了一下,点了同意。

刚要问出口的为什么在看见进来的两个人后咽了回去。

浅花迷人和再睡一夏。

“我靠我靠我靠!要不要这么坑爹!就咱俩!打这两个人?!咱俩还没组过队呢!”

“别吵吵了全程禁语音,开始了。”

君莫笑的队伍,扑街。

挺尸状态的夜雨声烦噼里啪啦的吐着不知道从哪里吐出来的文字泡:“坑爹啊!这局不算!再来一局!”

张佳乐开始得瑟:“幸好这不是真正的战场,不然你们就完蛋了,呵呵。”

叶修故意叹了口气:“剑圣大大这不给力啊,我很担心你在战场上的状态啊。”

“我靠靠靠!老叶你敢说刚才你没有和我组队?!”

已经复活的君莫笑头上顶着文字泡:“呵呵。”

黄少天朝君莫笑比了两个中指。

之后两个人一有空就组队,逐渐成为杀遍玩家无敌手。

又一次约架后,再睡一夏的队伍扑街。

夜雨声烦得瑟的用文字泡虐尸,据叶修回忆,那场景太美简直惨不忍睹。

“我靠你们两个人这默契值蹭蹭的升要不要脸!”

君莫笑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方向瞅了浅花迷人一眼:“那必须的,哥看上的人就是不一样。”

张佳乐和黄少天隔着屏幕同时给了叶修一个中指。



一年后,敌国主力部队突然收兵。

正当举国欢庆这场长达四年的战争结束了的时候,敌国突然向G市发起致命攻击。

纵然G市的王牌独立部队蓝雨这几年战绩优异,面对百倍于自己的精英部队也没辙,再多的迎击也只是飞蛾扑火。

黄少天已经三天没有从前线下来了。

随手抓过递来的压缩干粮就是一口,还没来得及喝水就又要应付下一波敌人。

他很累了,握着冰雨的双手在颤抖。

说实话,敌方部队被不知何时会出现,再一举完成致命一击的剑客,怕了。

他们的一位奔赴前线的指挥官就这么送了性命,而对剑客而言仿佛不存在休息这个词,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空隙,他一定会出现。

然后他们看到这名剑客手抖了。

三段斩破开身前的敌人,从小丘上滑下的剑客突然双膝一酸,狼狈的滚了下来。

“冲!拿下那个剑客!”

黄少天默默看着冰雨。

真是,死的窝囊啊。

如果是夜雨声烦,会怎么样?君莫笑会顶上空位的吧。

可是老叶,不在这里啊……

“哎哎哎,懂点礼貌行不行?”

黄少天本已失焦的瞳孔急剧收缩,他僵硬的抬起头,看到的是遮住了大半人影的伞。

“哥的人是你们想动就能动的吗?”

叶修。

叶修。

叶修。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人的声音那么动听。

然后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黄少天。

等到了安全地带,叶修这才松了口气,伸手在黄少天眼前晃了晃:“少天?”

直到这一声,黄少天才彻底消化完事实。

冰雨归鞘,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滑落。

太好了,老叶,我没死,我又见到你了……

过度激动的黄少天,直挺挺的倒在叶修的怀里。

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老叶老叶老叶我要吃饭!!!”精神饱满的黄少天对着叶修耳边就是一通喊。

“啊……有肉……让哥再睡会儿……”扶着千机伞打盹儿的叶修挥了挥手。

黄少天四处瞅瞅,还真找到了一块熟肉。

等叶修彻底睡醒,看到的是自己烤的肉有一半呆在树枝上。

“老叶你看我多关心你,给你留了一半,快感谢我的大恩大德!”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反复擦拭着冰雨。

叶修拿过树枝,迅速解决了肉后黄少天的声音又传过来了:“我说你那句‘哥的人’什么意思啊?”

“哥看中的人,简称哥的人。”

“呸呸呸老叶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还想往下说的黄少天被叶修捂住了嘴。

黄少天不得不承认,他脸红了。

过了一会儿,叶修才松开手,拿过一边的千机伞,调成战矛的形态:“哟,少天你脸怎么这么红?难道是被哥的男子气概征服了?”

黄少天比了个中指,无力的说:“你滚,被你憋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追兵要到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拎着武器走到附近的一块空地。

“哥还以为你这个差点死在沙场的人不会应战呢。”

“滚滚滚本剑圣有那么懦弱吗?!我还不想这么年轻就把剑圣的位置让出来!”黄少天立刻回喷,双手握紧冰雨。

“我也是啊,最起码也得亲眼看到沐橙结婚才行啊。”叶修紧了紧手中的千机伞,从身后摸出两枚手榴弹。

追兵的人数实在太多了,仅凭两个人根本杀不出生路,两个人只能且站且停,偶尔放个烟雾弹隐藏踪迹,但不过一会儿就会被发现。

从康庄大道磨蹭到了绝路悬崖,这绝对不是两个人想看到的结果。

“少天,要不要赌一把?”

已经被逼上绝路的两个人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

“赌什么?”

“赌我们能活下来。”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当然会活下来,怎么可能死呢我们!”黄少天干笑两声,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也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好,那要是哥活下来了,你就答应哥一件事。”

“别说一件,十件我都答应!来了!”

密集的子弹铺天而来,叶修撑开千机伞尽数挡下,仅仅是一个细小的衔接空当,黄少天从伞后跃出,如鬼魅般游走在敌方部队中。

身侧传来子弹划空而过的声音,而他来不及拧身躲开。

子弹和子弹相碰,叶修收回步枪形态的千机伞,继而换成战矛向前冲去。

一下一下挥舞着,黄少天已经麻木了。

叶修挑翻接近身侧的人,慢慢接近了黄少天。

“我靠,还有多少!”黄少天觉得自己所剩无几的精力从伤口迅速流失着。

叶修莫名心慌了一下:“有点不对,少天,你仔细听听,有没有杂音。”

滋……滋……啪啦……

“电磁炮。老叶你快跑。”

黄少天已经没有力气惊讶了,剧烈颤抖的腿很清楚的告诉他已经动不了了。

“说什么呢你!现在是抛弃队友的时候吗!”叶修扛起黄少天往后面跑。

然后他退到了悬崖边缘。

“我次奥……老叶你想拉一个一起死的就直说……”

“你放心,会活下来的。”

叶修跳崖了。

就在他跳下去的一瞬间,电磁炮发射了。



黄少天觉得头晕眼花。

他摸了摸身下,软软的。

软软的东西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哎哟轻点……别乱摸……疼死哥了……”

黄少天一个机灵差点没从叶修身上跳起来,然后他意识到两个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挂在崖壁的一颗树上,又紧紧抱住叶修。

“我说老叶啊,咱们接下来怎么办?上去还是下去?”

“下……”叶修指了指千机伞,心里默默想黄少天怎么这么重。

“机械旋翼?不错不错,千机伞果然是个好东西,带我装逼带我飞!”

接触到地面,四周确定安全后,黄少天躺在叶修身边装挺尸。

“挺幸运的啊。”

“那是,本剑圣是谁,跟着本剑圣走有活路!”

“不,我是指夜雨声烦那次从悬崖上掉下去不是戳在树上戳死了吗,他的主人居然没有重蹈覆辙。”

黄少天在心里模拟了一个中指送给叶修。

“诶我说跳下去的时候你不是扛着我吗?怎么我醒来的时候趴在你身上?”

“要是把你摔着了,老魏和文州还不把我大卸二百零六块?”

黄少天撇了撇嘴:“说起来,前面打赌我们能活下来,现在真的活下来了,那么赌约生效!说吧!十件事!”

叶修坐了起来,神情严肃的对黄少天说:“什么都可以对吧!”

黄少天也坐了起来:“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可以。”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对吧。”

“我次奥!老叶你要不要脸!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

“刚才是谁说过什么都可以的?”叶修理了理衣服,迅速伸头亲了黄少天一下:“所以,你就是哥的人了,等伤养好了就去见家长,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你你你……叶不羞你个不要脸的!”

叶修开始无赖:“那就是同意了,哥知道你已经申请退役了,这最后一战也打的很辉煌了,少天大大就不考虑一下和哥共度余生?同意就亲一下。”

“……败给你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拽过叶修亲了一口。

“我这一生,就交给你了。”



—END—


24 Aug 2014
 
评论(5)
 
热度(41)
© 辰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