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始隼!!!不拆不逆!!!!♡
全职叶黄&周江&喻王喻
BC迪青
零轨兰罗
闪轨尤西马奇&库里
歌王子吃寝室组XDDDDD
 
 

【叶黄】我和你的交集



少天生日快乐♪


其实跟之前老叶生贺是接在一起的,然而好像不看之前那段也没有影响(´・ω・`)


OOCx3


私设多


下面正文走起(´・ω・`)



——————



叶修十九岁那年,一个人在国外求学。


虽然中间因为离家出走掉了那么几年学业,不过凭他叶修的学习能力,国外的课程还是跟的上的。


独自一人,身在他乡,除了这回是家里远程监控这点外,其实和前几年没什么区别。


在这边,他加入了一个华人联谊会,认识了好多朋友,从快要奔三的到尚未成年的都有,平时聚会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嬉笑打闹,一点也看不出高等学府的精英人才样。


聚会的地点从高级餐厅到森林公园,叶修也跟着一起开心,可是总觉得高级餐厅里的餐品还不如苏沐橙给他和苏沐秋做的便当,森林公园里的景致还比不上福利院后院的那一小片稀松的树林。


唉,大概是哥过惯了平民生活了。


每每思及此,叶修总会下意识的摸一摸手上的戒指。


嘿,少天买的这戒指质量还挺好的。


在别人看来,摸着戒指时候的叶修简直就像是思春期少女一样,都开始猜测是个怎样的人才会入了这位的眼。


不久后到了元旦,联谊会里亲人远在国外又没有另一半的光棍们结伴到钟楼那边一起跨年。叶修给家里人发了短信,后来又觉得在外面呆着太冷了,于是跟别人打了招呼走到附近的店里蹭空调。


走到店里,叶修装作买东西的样子慢慢在店里晃荡,一个个商品看过去,一块石英表瞬间被他看中,他看了好久,招呼店员过来把这块表给包了起来。


“先生,您需要在表上刻字吗?”


叶修本来想说不用,转念一想却开口表示要在表盘上刻点字。


拿着包装好的手表,叶修回去和大家集合,一起等待新年钟声的敲响。





黄少天十六岁那年,带着学校老师留的一大沓寒假作业和自己的行李回到福利院过寒假。


他回去那天正好碰到苏家兄妹过来做义工,苏沐橙朝他招招手,于是黄少天走了过去。


苏沐橙把一个袋子递了过去:“这是叶修哥送你的。”


“叶修?!他送我的?不是吧老叶这出手挺大方的啊?我还以为他只会送糖呢。”黄少天太惊讶,叶修一年没有消息,繁忙的学业逼的他不得不去选择性不想一些事情,于是他把所有想叶修的时间全部划到了学业上。


他从袋子里拿出盒子,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一块石英表。


不算太粗的黑色表带在手上绕了一圈,黄少天本就皮肤白,样式简洁的表更显得整个人干净清爽。


“诶,叶修哥好偏心哦,送你这么好看一块表。”苏沐橙看了看黄少天,又看看自己手腕上的表,觉得叶修是如此的偏心。


黄少天瞄到盒子里还有一张小卡片,夹起来一看上面是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少天,想哥了吗?


黄少天的脸一下子苦了下来:完蛋了怎么办啊我根本就没想过他他会不会好伤心啊……不对,他又不知道我没想他,这事儿就,就这么混过去吧!


于是黄少天一秒回归阳光灿烂。


“啊对了,叶修他现在在哪里啊?”


“在国外,上大学,说是被家里人远程监控着,现在不敢偷偷回国。”


“哈,这回可没办法偷偷离家出走了,不知道他去的哪个国家,上的哪个大学,学的哪个专业,他弟弟是不是跟他在一起啊?说起来他家到底在哪里啊?”


“这真不知道,他没写……”





叶修二十二岁那年,顺利从大学毕业。


本来他想把消息隐瞒几天,再在国外多逍遥几天,没想到当天晚上叶老爷子就一通电话打过来勒令他第二天就回家。


……好吧,其实只是通知他一下,因为机票都买好了。


叶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觉得姜还是老的辣。


第二天,联谊会的一干好友都来机场送行,有人甚至夸张的表演了十八相送的经典桥段,听的叶修一身鸡皮疙瘩直掉。


“哎兄弟,我一直想问你个事儿来着……”撑到最后一刻,终于有人开口了。


“什么事?”


“你那戒指是哪家姑娘送的啊?”


叶修带着戒指的手下意识的抓了一下包带,略一紧张又立刻放松:“不是姑娘送的。”


“……”


“不是,老叶你再说一遍?”


“是个小帅哥送的,除了话多了一点没什么不好的。”脑海里浮现出黄少天的样子,叶修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我走了啊,你们要有人回国记得到B市找我啊!”


叶修朝着这群好友们挥一挥手,留下一条爆炸性新闻,不带走一片云彩。





黄少天十八岁那年,顺利考入自己心仪已久的大学,学的计算机,成天对着键盘噼里啪啦的写程序。


“什么?!”黄少天的音调陡然拔高,“你说他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他就这么轻轻的我回来了正如我轻轻的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苏沐秋被他吵的耳鸣,将电话拿的远了一点,这才说:“黄少天小朋友,你看看新闻好不好,百度一下叶秋,自己消化一下。”然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戳了戳浏览器的图标,手指一抖后页面迅速跳到了搜索结果。


最先入眼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长了一张极为熟悉的脸,黄少天仔细辨认了一下,觉得这人又有点不像叶修。


照片下面一行注释:叶氏集团继承人 叶秋


靠,合着本来就不是啊。


点进这条新闻,粗粗的看了一眼,突然看到这么几句:


Q:听说您有一位孪生哥哥,是真的吗?


A:是真的,哥哥之前在国外读书,现在刚回到国内,就在公司内任职。


Q:方便透露一下哥哥的名字吗?


A:哥哥叫叶修。


黄少天看着最后两个字,嘴角差点咧到耳根。





叶修二十四岁那年,叶老爷子见他这几年表现优良,终于批准他可以正大光明的自主离开B市。


得到口谕,叶修立刻定了去H市的票,当天下午就跳上了高铁,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了苏家门口。


这天正好是星期六,门外的门铃直响,吵的苏沐秋气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边开门一边语气不善的发问:“谁?!”


“哟沐秋,大清早的火气就这么大啊?”


苏沐秋惊得起床气都没了:“卧槽,叶修?!”


叶修站在门口瞅了瞅室内:“怎么,不欢迎哥啊?”


“欢迎欢迎,我马上叫沐橙回家!”


苏沐橙拎着一堆食材回家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对着电脑正打得起劲。


“叶修你个小人,看我分分钟破你记录!”苏沐秋怒吼,然后又看了看,“啊不对,这个记录不是你的,不好意思看错了。”


“不是我的?”对于最高记录胜券在握的叶修仔细看了看记录后面跟着的名字,右手抽搐一般的动了一下。


“这记录……少天的?”


苏沐秋点点头。


“这孩子可以啊,记录这么高。”


“什么孩子,人家现在也就比你矮了两厘米,还孩子?”


叶修一拍脑袋,觉得自己想起来了今天来苏家的目标之二“哎哟,这要没这记录我不是白来了,我来是想问少天现在在哪里来着。”


苏沐秋:“……”


过了一会儿,苏沐秋大怒:“我靠!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小人!再来一盘!”


被好友看穿了心思,叶修耸耸肩,陪着苏沐秋又开了一盘。


当天晚上,叶修跳上了前往G市的火车。


黄少天接到苏沐秋的电话,中午在火车站待机。


他对于苏沐秋的这位朋友相当好奇,特别想知道这朋友是谁,能够让苏沐秋亲自打电话来叮嘱了几句。


他的好奇在火车出口处得到了答案。


来人虽然一身休闲服,可举手投足之间一种淡淡的精英气息让黄少天很不适应,他觉得那种吊儿郎当的亲切形象更适合眼前这个人。


“叶……叶修?”


叶修笑了笑,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糖:“乖,拿着。”


黄少天接过来一看,荔枝味的糖。


“老叶你怎么这么小气,我都这么大了你还只给我一块糖?”


叶修看到黄少天伸手接糖,手腕上一块石英表十分眼熟,他指尖微收,极为熟稔的缠上了黄少天的手。


“喂老叶……你……”糖纸在两人掌心之间摩挲,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黄少天。


“少天,我喜欢你。”


“什么?!”黄少天瞬间满脸通红,他四下看看,压低了语调,“叶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光天化日之下说你喜欢一个男人!”


“我说的是事实。”


黄少天的脸红的快要滴血,又说了一遍:“叶修,你,大白天的说你喜欢我,还跟我说这是事实,你抽什么疯了?我知道八月很热但现在的温度不代表你的头脑就会被热到混乱啊?”


叶修看着他,十分诚恳:“我没骗你,我现在头脑很清晰。”


“而且你表都带上了,对吧。”


“?”


叶修拉过黄少天的手腕,指着表盘边缘一条细小的字母:


yx's bf


五个字母,意思很简单也很直观,带了这么久,黄少天有足够的时间去发现这几个字母。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喜欢用手遮一遮表盘的习惯也是在发现这几个字母后渐渐形成的。有时候看看表盘,脸上会不由自主的开始微笑。


“好了,少天,该去吃饭了。”叶修拉了拉黄少天的手,“再不吃饭你男朋友就要饿死了。”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然后又笑了出来,抽出手摸了摸叶修手上那枚戒指,这才满意的拉着叶修的手走向火车站外。


“哦对,有件事儿差点忘跟你说了。”


“什么事?老叶你快说你肚子不饿我还饿呢,这太阳底下烤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快脱水了,到底什么事啊?”


“生日快乐,少天。”



—END—


10 Aug 2015
 
评论(4)
 
热度(16)
© 辰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