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始隼!!!不拆不逆!!!!♡
全职叶黄&周江&喻王喻
BC迪青
零轨兰罗
闪轨尤西马奇&库里
歌王子吃寝室组XDDDDD
 
 

【薰兔】约会这件事


OOCx3

关于为什么薰一天要约一千八百炮(并没有)的个人猜测

私设很多……

如果能接受请往下(´・ω・`)




————————————




羽风薰在入学式当天异常兴奋。

他五点就起床了,对着镜子认真的梳理自己前一天刚做过保养的头发,穿好新的校服,又很认真的调整领带的位置和领口拉开的程度。

零零总总整理好,终于到了他该去上学的时间了。

他单手拎着包走在路上,想着今天就能看看到新同学了,不知道和初中的同学相比大家都怎么样。

……嘛,也不用担心,反正是梦之咲偶像科,大家一定都很可爱吧♡

“好,作为高中生一定要恋爱!”

薰在心里这么给自己打气。




……为什么。

薰坐在礼堂里听着新生代表发言。

为什么都是男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薰很崩溃,他开始怀疑自己直到高三毕业都不会恋爱了。

然后是校长发言。

薰一脸麻木的坐在椅子上听。

然后大家解散,到礼堂门口的告示板去看分班。

薰面无表情的走向教学楼。

等班主任把新班级的一些事情交代好,大家放学回家后,一直在悲伤的薰在楼梯口左拐的时候和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薰还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倒是对面的人先反应过来:“啊,抱歉抱歉!”

“哦,没事。”薰站起身,看了一眼撞他的人。

“真的没事吗?需要我陪你去保健室吗?”

仁兔成鸣非常担忧的抬头看了看这位比他高了许多的同级生,从他站起来开始眼神好像就有点怪怪的。

薰立刻摆了摆手:“不用不用,与其去保健室不如去咖啡馆吧?”

成鸣愣了一下:“咖啡馆……?”

“你看,我刚才不小心撞了你,让我做点什么赔罪吧?”

“……哦,好……”


“仁兔成鸣……吗……”薰重复了一遍正坐在他对面吃蛋糕的人的名字,“真是个可爱的名字啊。”

成鸣没有听出来薰语调里的兴奋,愤愤的插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吃下:“对吧,这个名字……以前的同学总叫我仁兔君,有的时候还直接就叫我兔君,虽然我是矮了那么一点,但我可是如假包换的男孩子啊!”

“诶……?!”正准备开启第一次约妹模式的薰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话语还没经过大脑思考就冲出了口,“你是男孩子吗?!”

“……”

“你果然把我当成女孩子了对吧。”

“啊,啊哈哈,这个……”

“没关系啦,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


之后两个人尴尬的面对面坐着,好在成鸣很快吃完了蛋糕。

“今天谢谢你的招待了,我回家了。再见。”

“啊,再见。”

在成鸣走后,薰下意识的拿起咖啡杯送到嘴边,却发现咖啡早就喝光了。

不不不男孩子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啊啊啊?!!我是进了什么不得了的学校吗?!!

羽风薰,人生中第一次约妹以失败告终。




“不行,今天必须要交上女朋友。”

在连着一个星期睡醒后发现自己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成鸣后,薰终于决定赶紧找个女孩子发展一下超越友情的关系。

正巧那天普通科的一个女孩子在他从食堂回教室的路上递给了他一封粉红色的信。

他打开信封扫了一眼,急忙叫住了那个女孩子

“等等!”

那个女孩子站在原地不动了,回过头看他:“?”

薰挥了挥手里的电影票:“没问题哦,我对女孩子的邀请永远有空闲的时间。”

薰在开学刚一周的时候,正式开始了约妹。

正巧要开始网球部午训得成鸣看到薰对着女孩子的邀约笑的一脸灿烂,别过眼神嘀咕一句话。

“什么嘛,那家伙……”

“?”

“啊,我说那边那个金色头发的人,竟然有普通科的女生跑过来约他。”

濑名泉顺着成鸣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了薰拿着信封在笑。

“那个人啊……那是我们班的羽风薰。切,随随便便一个女生约他都答应吗。”

“泉亲以前是模特吧?有碰到过女孩子约你的情况吗?”

“哼,不过是一些喜欢我外表的人罢了,懒得理她们。”


薰把女孩子送到车站,一直陪她等到公交车来了他才离开。

“……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有趣嘛。”

薰双手插兜走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踢着石子。

如果刚才的电影是和成鸣君一起看的……

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啊啊啊???

薰打了个激灵。

……难道我是个基佬……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抱着头前后摇摆,一不小心撞上了眼前的电线杆。

周围的路人投以奇怪的目光。




薰觉得上次是女孩子不够可爱的原因,于是他开始计划第二次约个可爱的女孩子。

第二次果然约了个可爱的女孩子,两个人一起去咖啡厅点了下午茶。

薰看着对面正在吃慕斯的女孩子,心里默默的给女孩子评分:双马尾上两个大蝴蝶结有点太夸张了,放下来垂在一边更好;手腕好细啊,不过好像没成鸣君……

薰突然抖了抖。

“嗯?怎么了吗?”

“不,没事。”薰笑着摆摆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好苦,我上次怎么没发现。




连续三年,薰不停的和不同的女孩子出去玩,撩妹技术日渐熟练,同时也成为了梦之咲第一轻浮男。

但是,他始终没有摆脱“将每一个女孩子与仁兔成鸣比较”这个潜意识的习惯。

好在现在高三已经过去半年了,能天天看到或听到成鸣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但是他又隐约觉得有些不舍。

这天薰正在花园露台的水塔上合着眼休息,突然听到身后不远的地方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薰从水塔上坐起身,眯着眼睛看了看露台上晾衣架的方向。

他看到了Ra*bits里的两个孩子。

……以及旁边的一个白色物体。

“喂喂……那坨是什么啊……”

他跃下水塔,本是走过去想让他们说话轻一点,最后却被摆脱将成鸣从床单中拯救出来。

他忽然福至心灵,答应了那两个孩子认真的和成鸣气急败坏的请求,并把两个孩子支去取另一边晾衣服。

薰蹲下来仔细看着眼前的床单团子:“成鸣君现在是雪白的一团呢。”

“呜哇,薰亲不要再说风凉话了啊?快帮帮我啊?”

“好好。”

薰一把抓住床单向上扬起,刚接触到新鲜空气的成鸣还没来得及发表获救感言视线就又被遮住了。

床单再次落下,成鸣的大脑一片空白。

梦之咲学院的第一直男,羽风薰,现在,非常,非常小心翼翼的,亲了仁兔成鸣一下。

“……薰亲,果然是把我当成女孩子了吧。”

“不是……”

“肯定是吧,入学式的时候把我当成女孩子搭讪,现在……”

薰头疼起来。

妈的我为什么要树立一个直男的形象?

当个基佬有什么不好?

“成鸣君,你听着,就是因为我和许多女孩子交往过,我才发现我更喜欢男孩子。”

成鸣手足无措,惊慌间瞥见床单边缘,立刻掀开罩在两人身上的床单。

逃走了。

“唉,果然不行吗……”薰看着成鸣离开的方向,试着盘算了一下自己下次告白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成鸣一路跑到楼下,坐在台阶上捂住了眼睛:“……什么嘛,那个家伙,他真的喜欢我吗?”




七夕当天夜晚的梦幻祭气氛非常火热。

Ra*bits顺利的赢下了一场,在所有挥舞着蓝色短笺的粉丝中随机挑了一位来实现他的愿望。

被抽中的人竟然是薰。

成鸣的心突然乱跳起来。

薰走上舞台,把短笺递给了成鸣。

“那么,薰亲的愿望是……和我抱一下!”

成鸣张开手臂:“来吧。”

薰轻轻的抱了他一下,趁着这个短短的时间他极快的附在他耳边对他说了一句话。

成鸣愣了愣,还是收起了薰的短笺。

整个梦幻祭结束后成鸣终于空出时间把薰的短笺拿出来看了看背面。

『希望成鸣君能以男朋友的身份和我约会。』

成鸣手一抖,短笺脱手。就在那张小纸条要落到地上的时候斜侧伸出一只手抓住短笺。

薰苦笑着拿着纸条:“这可是我的心意啊,成鸣君。”

“一,一藏(张)短笺子(只)能斯(实)现一个愿望!”

“那这张呢?”薰急忙又摸出一张蓝色的短笺,上面是同样一句话。

成鸣一把夺过短笺,放在口袋里:“则(这)个,等,等我们组合下次赢了梦幻祭再斯(实)现。”

“嗯,那我就先以成鸣君的男朋友自居了?”

“喂!”




据学生会的不知道可不可靠消息,后来Ra*bits在S1上赢了UNDEAD其实是该组合内某队员为了谈恋爱而偷偷放水所造成的。


—END—

18 Jul 2016
 
评论(7)
 
热度(109)
© 辰岚 | Powered by LOFTER